河南省杞县城郊乡村干部套取国家补贴资金 为何难查处?

发布日期:2019-04-01 15:29:37 来源: 三农新闻网 点击: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近年来,以猛药去疴的决心勇气,推动全面从严治党。打虎拍蝇雷霆万钧,正风肃纪驰而不息,党心民心为之一振,党风政风为之一新。然而,在铁腕反腐高压态势之下,个别人却心存侥幸,顶风违纪,无视党纪国法。

  据杞县城郊乡村民反映,在2018年河南省杞县城郊乡朱寨村委换届选举中,村支部书记朱衣友拉票贿选,上任后利用职权大肆贪污、侵占、套取国家扶贫补贴资金等。村民联名多次向城郊乡政府、杞县纪检委反映无果,媒体曝光后至今对其也无任何查处结果。

  杞县城郊乡朱寨村村民反映,在2018年3月份朱寨村支部换届选举时,当时还是普通村民的朱衣友采取向多名党员采取请客、送礼、送钱、恐吓等方式进行拉票贿选,最后在全村36名党员投票中获得21票,当时有村民将朱衣友拉票贿选之事向城郊乡政府进行了反映,但是,最终乡政府宣布其当选朱寨村支部书记。随后,被贿选的党员联名书面向杞县纪检委进行了投诉。

  然而,朱衣友当即得到消息,朱衣友随即上门找到作证的几名投诉党员进行威胁。随后,城郊乡纪委书记李俊峰带队的调查小组到村里找几名投诉党员进行调查,朱衣友还让其家族兄弟朱衣亮(有犯罪前科)跟着,由于受到朱衣友的威胁,加上朱衣友的兄弟朱衣亮在场,四名党员敢怒不敢言,调查不了了之。

  另外,朱衣友上任后,以安装自来水表等为由,让全村每户交200元水表钱(实际安装费160元)。全村约600户共交了约12万元,多余约24000元未入村账,至今去向不明。

  另调查了解到,朱衣友上任后朱寨村申报危房补贴25户,其中危房维修15户,危房新建10户。据村民反映,这25户大部分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但是,朱衣友收取每个申报户150元所谓请乡政府领导吃饭、买烟钱,申报户的补贴资金就会“审批”。

  其中,村民曹功民并没有危房改造,但给村干部送2000元后,在村民朱俊义新建的房前拍个照,弄虚作假套取国家27000元补贴资金,这些资金被朱衣友及其“兄弟”私分。

  村民刘德勤,申报危房补贴27000元,光请客送礼就花了3600元。

  村民王会民,申报危房补贴27000元,实际他只得到补贴22000元。

  据调查,村民马国秀、张入团、朱宝刚、朱参军等多个危房维修户,每户补贴9000至10000元不等,但这些危房补贴款早已被朱衣友的“兄弟”领走了,申报户并没有见到一分钱。朱衣友及其“兄弟”找人在房子上盖几块铁皮瓦就算改造了(实际工料才二三千元),剩余补贴款朱衣友及其“兄弟们”私分。

  “如果不给送礼,或者不让朱衣友及其兄弟找人维修房子,补贴款他们就以补贴款没有拨付下来,或者验收不过关等借口不兑付。”村民说。

  如:村民朱宝刚,房子是自己花钱找人维修的,但村干部说没有验收上(借口),危房补贴款费未得一分,实际上朱衣友已将补贴款领走。

  村民朱俊礼的房子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但是,虚假上报后得到10000元补贴款,仅仅在房子上盖了几块铁皮。

  村民朱义超,住的是楼房,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虚假上报危房,得到10000元补贴资金。

  对于朱寨村支部书记朱衣友涉嫌违规违法之事,本网向杞县纪检委递交了村民书面反映材料。

  2019年1月24日,本网经过实地调查后,以《河南省杞县村委换届选举中拉票贿选 上任后弄虚作假套取国家补贴资金》为题进行了报道。

  此事报道后,在当地引起读者强烈反响,不少村民来电反映村支部书记朱衣友上任后利用职权,在2018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中弄虚作假、截留、吃拿卡要、套取贫困补贴资金等情况。并要求在媒体监督下严格查处,揭开其背后的“保护伞”。

  经过调查得知,朱寨村支部大院好好地办公用房闲置着不用,拿钱租赁其叔叔朱成言的房子作为村支部办公用房,每年租金5000元。报道中的危房改造问题并没有做如何处理。

  2019年1月31日,本网以《杞县朱寨村支书朱衣友套取国家资金 乡政府涉嫌包庇》为题再次进行了报道。

  报道后,朱寨村村民多次打电话反映,该村不但危房补贴虚假申报,套取危房补贴资金,低保申报同样混乱,应该享受国家低保政策的并未享受到,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村民反而吃上了低保,国家扶贫政策没有真正落实到贫困人员当中,精准扶贫是在违规违法中暗箱操作。

  村干部简化工作程序,造成国家大量惠民资金被套取

  3月20日,本网再一次来到杞县城郊乡朱寨村。

  经调查,村民朱义超,住的是楼房,购买的有轿车,虚假上报危房改造后,得到10000元危房改造补贴资金。

  村民马国秀、李秀花、王志道等人,有儿有女、住的是楼房、购买的有轿车,但是,给村支书朱衣友请客送礼后违规虚假申报,本不该享受国家低保政策却领取着低保资金。

  《老年人保障法》规定,子女有对老年人赡养的义务,如果有儿有女,必须尽到赡养义务。子女家庭经济条件优越,不符合享受农村低保条件。

  低保是基本生活保障,低保申请办理有严格的审批流程,要通过三次张榜公布,村民对公布享受农村低保人员无异议的发给《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

  村民们讲,“真正符合低保条件的贫困人员因为没有关系而得不到低保资助。我们村低保名单别说通过三次张榜公布了,连一次也没有张榜公布过,我们去城郊乡民政上要求看低保名单他们也不让看,不但我们村吃低保的很多都不符合条件,在城郊乡其他村同样普遍存在这种现象。”

  在该村,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不符合低保条件,只要有关系肯送礼花钱都可以虚假申报。国家补贴资金并未用于改善住房条件,改善生活状况。危房改造申报、低保申报都有着严格的申报、核实等程序,因为杞县城郊乡政府简化了程序,造成国家大量惠民资金被套取。

  去年自来水工程改造朱衣友向每户村民收取200元改造安装费(实际每户用了不足170元),剩余的改造安装费成了其囊中之物。目前,自来水不断出现停水现象,水费从每吨2.8元也涨到了3.8元,可是,村支部书记朱衣友的大儿子和侄子等多家亲属,家里安装的水表却不走,他们的水费却让村民共摊。另外,朱衣友的叔叔在村里集体土地上建了几间房用于做生意卖农资,有村民举报后虽然现在停止了施工,但违法建筑并没有被拆除。

  本网对城郊乡朱寨村村民反映支部书记朱衣友违法违规一事,先后进行了两次报道,那么,杞县纪检委是否介入调查?调查结果如何?对此,本网来到杞县纪检委,可是,办公室工作人员以各种理由拒绝回答。

  上级相关部门能否对此依法查处?对此,本网将继续关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