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问郑州停管中心:停车位被圈两年你们不知情?乱收费到底能不能治?

发布日期:2018-09-19 09:07:40 来源: 河南商报记者 点击:

 

  日前,有市民反映,郑州市丰乐路上32个公共停车位被私人“变成”专用车位,对外收取停车费3000元/年。这样霸占公共停车位的行为,让附近的居民气愤不已。9月5日,《河南商报》以《带P牌的公共停车位 被3000元“包年”出租了?》为题,对该事件进行报道。虽然,相关部门反应迅速,将问题停车位的铁链、停车桩拆除,但是面对霸占公共停车位两年之久的行为,市民的质疑声并未减弱。

  停管中心称不知情

  法学专家:起码是玩忽职守

  9月5日,《河南商报》以《带P牌的公共停车位,被3000元“包年”出租了?》为题,报道了郑州市丰乐路上32个公共停车位变私人专用车位的事情,报道发出后,立刻引发网友热议。

  有人质疑,为何公共资源要收费,网友“毛毛爸爸jp”:别的城市,很多停车位都是免费的,可郑州,到处都是收费的,连非机动车道都成了停车场。

  有人则对公共停车位变私人停车位表示气愤,网友“过客人生”:公共资源是大家都可以用的,这样的停车位是不是有点涉黑了。还有人表示,停车场乱划、乱收费,与过去“此路是我开,想过拿钱来”的山贼土匪有何区别?这不是黑恶势力是什么?

  而当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郑州市金水区停管中心相关负责人谈及此事时,对方称“对违规行为并不知情”。这样的回应,也让不少人大呼失望,网友“杨肥肥”:两年了,停管中心都不知道?

  对于停管中心的说法,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法表示,停车位是正规的停车位,两年了,32个停车位对外出租,涉及金额也不小,但有关部门却不知道有人在乱收费,这起码也是玩忽职守,至于背后有没有其他问题,可以向相关部门举报。

  郑州市民吐槽自己的停车经历

  除了网友热议,不少市民在看到报道后,也纷纷致电河南商报,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停了一夜车

  后视镜被硬生生掰断

  李先生家住郑州曼哈顿附近,“当时我晚上下班回家,车准备停在燕东路福元路口西北侧的道路上,这时候有个老太太就来收费了。”李先生说,他看到来收费的人没有穿工作服,胸前没有工作证,路边的停车位的线画得也不规范,就向对方索要票据,可对方表示没有。李先生就称自己不付费。

  “对方却说你不给试试。听到这话我就更气了,便没给钱下车走了。”李先生说,他之前也常在这里停车,收费的都是那几个老太太,而且收多少钱也是“看人下菜”,有时候5元,有时候10元。

  第二天,李先生开车上班时,吃惊地发现,车的后视镜被掰断了,“后视镜断的样子明显就是硬生生掰断的,老太太哪有这个力气。”李先生说。

  后来,李先生就此事报了警,车子维修花费了近千元。

  因为晚缴停车费

  车身被划了三道印

  郑州市民崔先生也多次碰到乱收费的问题。

  “去年这个时候,我把车停在了顺河北街上,对方上来就要收费,这里没有P牌、没公示收费标准,停车位也不规范,我本来就不太乐意付费。”崔先生说,他当时有急事,本想着办完事开车走时再给钱,可对方不依不饶的。之后,崔先生仍坚持不给钱离开了,但晚上办完事开车回去时给了钱。

  第二天开车时,崔先生发现副驾驶的大门被划了三道印,“我怀疑是收费员划的,当时第一时间没发现,是因为天黑,我着急回去没注意。”崔先生说,他随后赶紧找收费员理论,可对方不承认。

  “正是因为有了上次的‘不解之谜’,前两天,我去凤台北路和郑汴路办事时,就老实了许多。”崔先生称,他把车停下后,就有人来收费,他询问对方这是几类区域,几经追问,收费人员才告诉他是三类区域,“我说三类区域停车按次收费,每次两元,你们为什么收5元。对方说,这都是辛苦费。由于担心车出现‘意外’,最终还是给了5元。”

  看个球赛的功夫 车胎被人扎破

  与前两人相比,张先生的经历更让人气愤。

  张先生说,他是一个球迷,当时去航海体育场看球赛,“我开车把车停在了体育场附近,车刚停下,就有人过来收费了。”张先生说,路边根本就没有停车位,他就拒绝付钱,可对方明显语气强硬,要求一定要给。

  “这种收费完全没有道理,我就坚持不给钱,当时急着看球,就没跟他说那么多。”大约两个小时后,比赛结束,张先生称,本来比赛输了,心情就很郁闷,可走到车旁,更郁闷了——四个车胎都被扎破了。

  停车“位霸”何以能长期非法牟利

  河南商报特约评论员 刘哲

  据9月4日《河南商报》报道,郑州市丰乐路上,32个公共停车位被私人“变成”专用车位,对外收取停车费3000元/年;据社区核查,这些公共停车位的停车桩加锁链为当地寺坡农贸市场修建,同时,车位被其违规圈定为固定车位,并向商户出租已达两年之久,而相关管理部门称并不知情。

  公共停车位本是交管部门规划、供市民停车之用,却被某些人私自霸占牟利,这和“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剪径者有何区别?郑州市停车管理虽经年初进行了强力规范,但仍不尽如人意,乱象不少。例如《河南商报》日前报道的另一案例:一名法院职工外出办事,在一没画线二没编号的空地停车,却被强行要求交费,事情闹到派出所,收费员仍口口声声称要给“上边”交费而不善罢甘休,只是听到媒体干预才“秒妥协”。公共停车位管理员高于标准收费、达不到目的就不让停靠的事情,也是屡屡发生。

  在对这些不法现象、不良之徒深恶痛绝的同时,我们其实最想知道公共管理部门都在做什么?就以霸占车位的事而言,明显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投入使用的停车场不得擅自停止使用或者改作他用”,而且是用于榨取租金,性质恶劣。

  根据交通车位管理部门的法定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及其交通警察实施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应当做到公正、严格、文明、高效;第八十七条规定,对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应当及时纠正。停车位“位霸”长期非法牟利,我们并没有见到有关管理部门“公正、严格、文明、高效”地执法和“及时纠正”。如果不是媒体介入,管理部门的不作为不知道要持续到何时?而这种表现既与法律职责相违背,也不符合便民利民、服务群众的“放管服”改革精神。

  停车位被长期霸占,其实也反映了郑州市停车管理的窘境。据媒体报道,目前郑州市机动车辆已达325万辆,每天还以约2000辆的速度增加;但停管中心的公共停车泊位却只有一万多个,今年还大量减少路边停车位。虽然有关部门称将推进停车场建设、增加停车位,但显然,目前的公共停车位,即便加上十余万各种停车场车位,仍然与现实需求差距较大。这也是乱画停车位、乱收费、乱贴条等乱象的背景,同样折射出郑州市有关部门在满足市民、疏导交通方面的欠作为、迟作为、不作为。

  “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应只表述于文件,作风转变、“放管服”改革也不应仅“挂在墙上”。市民私家车急剧增加体现了社会发展、群众生活质量的改善,发展中的问题同样是问题,需要重视,否则民生的小事会变成损害政府形象和公信力的大事。我们由衷希望,在群众积极举报、媒体主动监督的基础上,有关部门能在治理停车管理乱象、缓解停车难方面出实招见实效,尽管这需要时日,需要克服各种现实条件,但只要真的去抓、真的去管、真的去做,相信群众会看在眼里,会理解、拥护、支持的,再也别让“停车位被霸占两年还不知情、不作为”这类事发生了。

  对于个案,也应该认真起来,一件事上不认真,可能事事都不会认真。回到霸占车位这事上,违法停车桩虽然被强行切割拆除了,大家肯定也特别想知道,“位霸”违法占用和出租车位该怎么处罚?非法所得该怎么处理?多么希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例中感受公平正义,能够成为群众身边活生生的现实!

  市民、媒体多年呼吁 但乱象总是死灰复燃

  其实,关于停车乱收费的事情,不少媒体都在持续关注,《河南商报》更是一直关注。

  早在数年前,河南商报记者就通过走访郑州街头停车场,梳理出了“想停车,先预交停车费”“路边停车,多是5元起步”等乱象。

  2016年4月,有媒体报道,经三路农科路口南边,一位身穿制服的管理员指挥着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了盲道上,并向司机收取4元停车费,没给票据。得知有记者采访后,退给司机2元,还称,按照规定,盲道不能停车也不能收费,但不违规收费不挣钱。

  几个月后,在郑州曼哈顿商业广场附近,这里的P字牌上标明“三类区域,收费标准为2元每次”,可收费员却称这是8年前的价格,他们收费一律5元。

  不久前,多家媒体报道了郑州停车乱收费问题,特别是省人民医院周边,不少收费人员张嘴就是10块、20块。

  纵然市民不断呼吁,媒体一直报道,但如今看来,这些乱象总是死灰复燃。

  回访:有市民“享受”到了公共停车位

  昨天中午时分,河南商报记者再次来到郑州市丰乐路,发现上百米的人行道上,铁锁、铁链、停车桩已经被拆除干净,一并消失的还有道路上高约50厘米的铁围栏,停车位上也不再是清一色的货车。

  下午1点40分,附近居民李女士在朋友的指挥下,将车成功地停在了车位上。李女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几年来,她终于有机会“享受”这儿的公共车位了。

  不过,比起其他车辆,这里仍然是货车“扎堆儿”。一位租车位的商户告诉河南商报记者,铁链、停车桩被拆后,有商户去市场办公室询问过停车的事,不过,市场说先放着,也没提退租金的事。

  在询问了多个租车位的商户后,发现不少交了停车费的商户都存在侥幸心理,以为过了这阵子就好了,毕竟一年3000元的停车费都交了。

  还有商户表示,交过钱了,有市场“罩着”,这是个人的车位了,凭啥不让停?当问到“附近住户把车停在车位上咋办”,一位商户回答:“谁停撵谁,来一个撵一个。”

  此外,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不少商户都是从一个姓丁的人手里租的停车位,并不愿意过多透露,只表示,该人是寺坡村的,以前是市场的工作人员,现在不在这儿上班了,租车位都是去找他。

  疑问一:32个公共停车位被圈两年之久,监管部门不知情吗?

  针对这一问题,河南商报记者联系了南阳路办事处,该办事处一名郭姓负责人表示,该处停车位从规划、设置到安装,他们并没有接到任何的通知和申请,并建议记者:“谁批准设立的,就去找谁。”

  对于“带P牌的公共停车位被3000元‘包年’出租”的情况,该负责人说,他们也是接到附近市民投诉才知晓的,核实情况后,就立即进行了拆除。

  车位申请情况到底如何?

  金水区停管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处的停车位是寺坡村申请的,审批设立之初规划的停车位是20个,但由于停车位一直由寺坡村进行管理,他们对实际的32个停车位以及包年出租的情况并不知情,同时,该负责人也强调,该处停车场至今也未接收到市民投诉。

  疑问二:停车费谁收的?近20万去了哪里?

  河南商报记者从南阳路办事处了解到,经过多方核查,丰乐路上32个公共停车位的费用为寺坡农贸市场管理方收取,该农贸市场也属于寺坡村村委会所有。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通过南阳路办事处工作人员联系了寺坡村村委会的一王姓负责人,该负责人承认费用确实为市场收取,所收取的费用为寺坡村村民共有的。不过,对于具体收益以及收费标准,该工作人员不愿详谈。

  河南商报记者从金水区停管中心获悉,该处的停车位一直是由寺坡村进行管理的,金水区停管中心并不对此进行管理和收费。

  疑问三:竖着“P牌”,为啥管理单位不是停管中心?

  在寺坡农贸市场对面,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该处设置有蓝色“P牌”,牌子显示该处为二类停车区域,时段为7:00~21:00,收费标准为4元/次。但周围并不见管理人员的身影。

  为啥竖着“P牌”的停车位,管理单位不是停管中心?

  针对这一问题,郑州市金水区停管中心一负责人解释道,附近老旧小区居多,加上每天进出寺坡农贸市场的车流量大,停车难问题突出,设置停车位主要是方便附近居民、商户。

  但是,由于多次发生乱停车、商户停车不挪窝等问题,停车管理人员收费困难,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郑州市金水区停管中心同意该处由申请停车位的寺坡村村委会进行管理,“一方面能解决问题,同时还能缓和矛盾。”该负责人也强调,郑州市区,类似这样有城中村性质、收费协调难的停车场,多数都会由当地自行管理。

  此外,该负责人表示,该处停车位收取的费用并没有上缴停管中心,或与金水区停管中心“分成”。

  疑问四:丰乐路上违规的停车位咋处理?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丰乐路上被霸占的32个公共停车位的停车桩等均已被南阳路办事处拆除,重新对市民开放,那么已交停车费的商户咋办?

  金水区停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与寺坡农贸市场进行核查,将督促市场把费用退还给商户,同时现有的管理人员也要撤离。

  “计划在协商清退期间,该处停车位暂改为面向市民开放的免费停车位。”该负责人说,等现有的问题都解决妥当了,金水区停管中心将安排专职的管理人员上岗服务,而该处依旧为二类停车区域,收费标准不变。

  此外,该负责人补充道,为了方便周围市民,将会对规划审批外的12个停车位进行检查,“如何符合规划标准,则会继续保留。”

  针对郑州的停车乱象,河南商报五问郑州市停管中心

  丰乐路上的违规行为仅仅是郑州停车场管理混乱的一个缩影,而这样的行为也不是相关职能部门用“不知情”就能搪塞过去的。

  近年来,郑州停车收费乱象丛生。省人民医院、郑大一附院附近停车难、停车贵频繁“上榜”;被举报的黑停车场“打”完又出现;管理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违规操作多。针对郑州的停车乱象,河南商报五问郑州市停管中心:

  一问:为什么停车乱收费违规行为治了又犯,总有漏洞堵不住?

  二问:停管收费人员和停管中心是否有利益分成,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三问:据报道,目前郑州停管中心的公共停车泊位有一万多个,那么,停车费一年有多少钱,资金流向何处?能否向大众公示?

  四问:停管有哪些投诉率高的违规行为?接到举报后停管中心有没有标准的调查、追责机制,怎么把举报落实?

  五问:下一步怎么加强郑州停车场管理,杜绝黑停车场、乱收费乱象?

关键词: